本会动态

文章详情页
19份公告涉7项关联收购交易额逾6亿,山西汾酒整体上市提速
发布时间:2019-12-21 14:53:34来源:现金网-现金网游戏-现金网排行点击:41

  

  时代周报记者:黄嘉祥

  距离改革试点三年责任状的“交卷”日期仅剩一个月左右,汾酒集团整体上市的步伐再次提速。

  11月25日晚间,山西汾酒(600809.SH)集中发布了19份公告,涉及与控股股东汾酒集团的7项关联资产收购,交易金额合计达6.06亿元,其中,拟2.58亿元现金收购汾酒集团所持汾酒销售公司10%股权,拟1.97亿元收购汾酒集团所持汾青酒厂100%股权。

  交易完成后,汾酒集团构成同业竞争的酒类资产悉数被上市公司收购。山西汾酒表示,收购完成后,上市公司的价值、法人治理结构得到更大提升。

  业内普遍认为,此番山西汾酒密集收购汾酒集团相关资产是为整体上市做准备。

  11月26日,山西汾酒相关负责人对时代周报记者表示,这一次基本上把汾酒集团旗下的酒业资产注入上市公司,从集团层面的大战略来看,是为了配合集团整体上市,目前来看,一定程度上已经完成了汾酒集团酒业资产的整体上市。从上市公司层面来看,主要是为了解决同业竞争和关联交易问题。

  当日,资深白酒分析师蔡学飞对时代周报记者表示,山西汾酒接连整合与收购汾酒集团相关资产,很明显是有减少关联交易、厘清财务关系,降低上市风险的目的,并且也是符合做强做大汾酒资产、优化汾酒发展的政府指导意见,整体上有利于汾酒整体的发展,考虑到汾酒集团的业绩报表,汾酒2019年实现整体上市的悬念不大,但还是要考虑具体的上市流程与相关规范。

  截至11月26日收盘,山西汾酒的股价为94.00元,当天涨幅为1.16%,较2017年2月23日汾酒集团董事长李秋喜签下“军令状”当天的31.15元,上涨201.77%。

  

  斥资近10亿收购12项母公司资产

  在这次密集收购汾酒集团资产中,酒类资产占比较多。

  根据山西汾酒公告,为理顺山西杏花村汾酒销售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汾酒销售公司”)产权关系,汾酒集团拟向山西汾酒转让汾酒销售公司10%股权,作价2.58亿元。

  此次汾酒集团向山西汾酒转让汾酒销售公司10%股权后,山西汾酒将持有汾酒销售公司100%股权。山西汾酒表示,对汾酒销售公司绝对控制,将进一步提升公司盈利能力,有利于增厚山西汾酒未来几年的每股收益。

  同时,为进一步减少同业竞争和关联交易,提高白酒产能,山西汾酒拟支付现金1.97亿元收购汾酒集团所持的山西杏花村汾酒集团有限责任公司汾青酒厂(以下简称“汾青酒厂”)100%股权。

  此外,山西汾酒还将支付现金1194.95万元收购山西杏花村竹叶青营销有限责任公司10%股权,以现金收购汾酒集团宝泉福利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宝泉福利”)部分屋建筑物、机器设备、电子设备及运输设备,以及收购汾酒集团9275平方米土地使用权;同时收购山西杏花村义泉涌酒业股份有限公司部分资产。

  “上述关联交易符合公司战略发展需要,能保证公司所收购汾青酒厂和宝泉福利资产的完整性,扩大公司白酒产量,优化酒类生产供应链资源,减少同业竞争和关联交易,增强上市公司的独立性。同时,理顺了山西杏花村汾酒销售有限责任公司、山西杏花村竹叶青酒营销有限责任公司产权关系。”山西汾酒表示。

  上述山西汾酒相关负责人对时代周报记者表示,这次七项关联交易收购中,实际上还包含了许多资产,可以说是一次性解决了以前遗留的历史问题,缕清了其中错综复杂的关系。

  事实上,在此之前,山西汾酒已相继从汾酒集团收购5项资产,分别为山西杏花村国际贸易有限责任公司的部分资产、山西杏花村汾酒集团酒业发展区销售有限责任公司51%股权、山西杏花村义泉涌酒业股份有限公司部分资产、汾酒集团部分资产、义泉涌有限责任公司51%股权。

  加上此次7项关联收购,自2018年11月以来,山西汾酒先后收购了汾酒集团收购了12项资产,共计约9.55亿元。

  另一方面,汾酒集团还在不停地剥离非主营业务。2018年以来,汾酒集团先后剥离旗下山西男篮和汾酒商务中心项目等相关辅助资产。

  上述山西汾酒相关负责人对时代周报记者表示,集团方面还在继续剥离“三供一业”以及与酒类不相关的资产,目前来看,想要实现完全剥离还需要一个过程。

  今年11月中旬,山西省国资委副主任高春毅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汾酒集团整体上市有望在今年年底完成,核心资产已基本完成注入。

  改革下一步

  作为山西省国资改革的样本,汾酒集团的混改一直备受关注。2017年初,汾酒集团董事长李秋喜与山西省国资委签订“军令状”——三年任期经营业绩目标考核责任书。按照三年经营目标考核,2019年,汾酒集团酒类收入要达到103.74亿元,酒类利润总额达到16.38亿元,国有资本保值增值率107.6%以及汾酒集团整体上市等。

  自3年前签下“军令状”以来,山西汾酒动作频频,引入战投、股权激励以及剥离“企业办社会”职能等。

  改革的效果也直接反映在业绩上。2017年以来,汾酒进入了高速增长通道,截至目前,多数考核目标已提前完成。

  其中,国有资本保值增值率目标,在2017年底以108.97%提前超额完成;2018年末,汾酒集团已实现酒类销售110.64亿元,酒类利润23.45亿元,提前完成酒类收入和酒类利润总额。而根据山西汾酒2019年三季度报,公司前三季度实现营收91.27亿元,实现净利润16.96亿元。

  蔡学飞对时代周报记者表示,李秋喜执掌汾酒的三年,通过签军令状等一些列调整,汾酒的品牌、业绩与社会影响力都大幅提升,并直接推动了清香型品类的发展,行业内对此普遍是有共识的,唯一遗憾的是汾酒的混改带来的体制潜力释放目前还不够充分,对于汾酒的全国化与高端化进程带来一定的隐患。

  三年考即将收官,汾酒下一步又将走向何处?从汾酒集团25日发布的信息中或许可以窥知一二。

  11月23日,汾酒复兴战略研讨会在北京召开。政策研究、国企改革、宏观经济、行业发展等方面的领导和专家对《汾酒复兴战略研究报告(讨论稿)》进行了系统性研讨。

  汾酒集团表示,在三年责任状行将到期之际,汾酒人已经准备好了一份“靓丽的成绩单”:酒类营收即将进入“后百亿时代”,市场的全国化和国际化正在高速推进,整体上市和混改取得突破性进展,此刻,汾酒再次站到了历史的转折点——汾酒未来走向哪里,怎么走?

  《汾酒复兴战略研究报告》正解答了这一重要问题。

  李秋喜在战略研讨会上表示,汾酒的复兴,最早是在2017年汾酒集团第一次党代会上就提出来了,即汾酒的“11936”中长期发展战略。显然,从短期目标,到中期目标,再到长期目标,汾酒正在与时间赛跑,争的不仅是规模上的一个数字,更是一个体系的完全蜕变、一个组织的全面复兴。汾酒复兴的总战略,必须由品牌战略、营销战略、产品战略、人才战略等具体战略来支撑,而人才战略是最重要的战略,人才才是战略和机制的制定者和执行者。

  汾酒集团总经理、汾酒股份公司董事长谭忠豹表示,汾酒未来发展要做好三大方面的工作:第一,做好顾客价值的回归工作,企业的本质不单单是销售产品,更是为消费者提供有价值的生活方案;第二,持续深化变革,机制变革要成为汾酒发展的动力源泉,汾酒要研究好“变什么”和“怎么变”的问题;第三,汾酒要固本强基,练好内功,防范风险,这是保证汾酒健康、稳定、持续发展的根本保障。

  本网站上的内容(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图片及音视频),除转载外,均为时代在线版权所有,未经书面协议授权,禁止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使用。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转载使用,请联系本网站丁先生:chiding@time-weekly.com